热门搜索:
首页 > 新闻 > 亚洲动态 >正文

对话集资诈骗“职业玩家”:多次被骗后,“肥羊”终成“恶龙”

和张静见面那天,她穿了白体恤牛仔裤,外面套了件墨绿色薄款针织外套,戴着近视眼镜,头发散乱,一副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好大姐”打扮。和朋友圈里那个戴着墨镜、烫着大卷发、开了满级美颜大声唱歌的张静相去甚远。
 

在朋友圈里,她是生活恣意潇洒的宝妈,儿子聪明帅气,作为家庭主妇的她每天都能“动动手指”就轻松赚到几百、几千,甚至上万,令人艳羡。
 

5月17日,作为非法集资诈骗案件中的“职业玩家”,49岁的家庭主妇张静,被检察机关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5月底开始执行。
 

5月13日,一审宣判前的倒数第4天,记者与张静独家对话。
 

2个小时的时间里,张静说了很多。
 

非法集资诈骗案件中的“职业玩家”
 

在重庆南岸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民警王哲撰写的论文《互联网非法集资案件中“职业玩家”现象研究》中,将长期混迹于各类非法集资平台,拥有大量会员资源及宣传经验,在平台上线时积极投资和推广,平台崩盘或跑路前能够及时撤出,从中获利并对非法集资平台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的一群人,称之为“职业玩家”。
 

近日,就有这样一个以“商城”投资为主要手段的互联网非法集资平台被南岸区公安分局打掉,数名“职业玩家”被抓。张静正是其中一名。
 

“不想再过精打细算的日子。”这是张静给出的“入伙”理由:“一切都是因为迫切的想要赚钱”。正是在这种“迫切”下,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她从屡次上当受骗的“肥羊”,成为了拥有15000余名下线的“恶龙”。
 

卖袜子认识的客户,带她一起“轻松赚钱”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工作经验,又需要在家照顾孩子,张静在朋友的推荐下做起了“微商”,销售一款防臭袜子。为了卖袜子,她尝试过加群宣传,不过效果甚微,在小区附近摆地摊,也是无人问津,进货几千元的袜子最后半卖半送之下勉强保本。
 

2017年的某一天,刘丽加了张静的微信购买了四双袜子,聊天时张静发现,刘丽也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在言谈之中,觉得对方家境很好,生活优渥,不禁生出羡慕。
 

在与刘丽倾诉自己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刘丽告诉她,可以下载一个名叫“优莱商城”的APP,在上面买东西付款后,不但东西会给你寄到家里,而且买东西用掉的钱也会在7天后退还回来,还会有“多的钱”,平时签到打卡还可以免费领鸡蛋大米。
 

1656136361359.png

▲优莱商城的微博
 

第一次,张静尝试购买了几袋大米,在等待了一个多星期后,发现买大米用掉的几百元确实退回了账户上,而且还多出了“利息”,让她又惊又喜。不过,退回到平台账户上面的钱不能马上提现,每天只能按比例领取一小部分。
 

张静在平台上购买了各种生活用品,还给自己买了个华为手机。市场价1千多元的手机平台卖价5千,不过想到可以原价退款还“有得赚”,也是“情有可原”。正当她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的时候,平台关闭,账户里15000元再也无法提现。
 

“当时没有报警,觉得自己多少还是得了东西的,自认倒霉。”张静说,当时她认为平台经营不善倒闭,没有想到其它。
 

数次被骗经历,却让她“更想找钱”
 

在“优莱商城”的微信群里,张静认识了苏华和彭冬冬,苏华是重庆人,有三个孩子,经常和张静在微信上聊些家长里短,聊到孩子,也聊到赚钱。而彭冬冬是商城里面卖鸡蛋的,和苏华“很熟悉”。
 

在“优莱商城”关闭之后,彭冬冬在群里说,他去湖南找到了“优莱商城”老板,向大家众筹每人2千元一起把商城“盘活”。因为都想“继续赚钱”,群内很多人响应,张静也交了钱,但是彭冬冬收了钱之后就没了音讯。后来大家找到彭冬冬并威胁要去告他,这才拿回了众筹的钱。
 

在那半年后,苏华告诉张静,彭冬冬自己也开了一个商城,赚到了钱。这个组织宣扬说会员们投资的钱将会拿来开设实体店,实体店经营所得将反馈给会员,剩余的钱拿去做慈善。
 

“善心会”的组织者每天在群里向会员们分享视频,今天在某某山村给留守儿童和独居老人送去食物和现金,帮助残障人士过上更好的日子,去湖南湘西救助贫困人群……苏华告诉张静,有她认识的人投资了半年,在“善心会”里赚了钱。
 

于是,在看过“善心会”一间卖特产的实体店后,张静悄悄刷了父亲卡里的钱,投入3万元,一个月后,便收到了31500元。
 

“当时觉得又能做好事,又能赚钱,每天都很正能量。”张静说,不久之后,“善心会”却不再转款回来,群主也消失不见,她总计亏掉了35000元左右。
 

正在刚刚被骗钱的“低谷期”,彭冬冬又向张静推销一个自己开的叫做“喜乐善”的商城,套路相似,买100元的商品一个月后可以得到120元。并带她去观音桥朗琴广场的“办公室”参观。办公室摆了几个旧电脑,几张破桌子,彭冬冬拿着个马克杯给她介绍:“这个杯子5块钱进价能卖20元。”
 

“肯定是个皮包公司。”回到家张静和老公这样说,并且删掉了彭冬冬的微信。
 

那段时间,有网友向她推荐销售“电话卡”找钱,她找哥哥借了2000元结果买了一堆假电话卡回来。报警后警察劝她“少搞些歪门邪道,容易被骗”。
 

刚刚“赚了大钱”,转眼“一切成空”
 

屡次被骗,但朋友圈里加来的“好友”越来越多,看着别人晒“足不出户日入万金”的鸡汤,张静越陷越深,一心想要赚大钱。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张静和苏华依然保持联系。张静很佩服苏华,觉得她资源多信息广,脾气又好,很有魄力,但有点贪心,把钱看得很重,“做项目”的时候可以贷款投入几十万。
 

2020年5月,苏华跟她提到了“新零售”,说是一个重庆朋友做的“商城”叫“奢品惠众”,6月份开业。张静跟着苏华去到现场,看到了漂亮的办公室,财务、会计工作人员一应俱全。她顿时觉得“这是个正规公司”。
 

“是不是彭冬冬开的?”张静问到,得到了苏华的否认。被拉进群后,张静观察了一个月时间,看到群里大家买东西买得火热,并且都能够收到“返利”,于是她也开始买东西:吸尘器、杯子、枕头......把家里能用的买了个遍。
 

1656136414304.png

▲在某“投资群”内,会员们每天晒单
 

在这个“商城”里,投入18400元一个星期后,不但能拿回20000,还能拿到购买的商品,返回来的钱再度投入进去,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令她着迷。
 

这个时候,张静已经是久经“摸爬滚打”的老手,她知道平台上线初期才能投钱,在一段时间后要及时撤出;她在微信群里、朋友圈里发送商城二维码,拉了100人左右加入,而这100人向下扩散,逐渐达到15000人;她发展下线来提升自己的会员等级以获取更高收益,在平台“跑路”前,达到了满级VIP5;她甚至在网络上购买虚拟号码注册会员来提升自己的“层级”......看着平台账户里和自己银行卡上不停增加的数字,张静心里觉得自己终于“翻身了”。

 

1656136436637.png

▲“奢品惠众”新能源汽车上线发布会隆重而华丽
 

同年11月24日,“奢品惠众”新能源汽车上线发布会办得隆重而华丽,坐在现场的张静心情激动,拍下视频发在了朋友圈。12月1日,她和朋友凑了1万8千元投资了一辆新能源汽车。

 

2022年春节期间,正当她憧憬着“跟着公司赚大钱”的时候,“奢品惠众”平台关闭,全国各地会员报警,主要嫌疑人彭冬冬等人被抓,苏华因与彭冬冬有利益往来一审被判为共犯。

 

“后悔得很,再也不想碰了。”张静嘴里说着很后悔,“退赃、罚金……搞去搞来一场空,还要坐牢。”可是在她手机微信里,“快三”“新零售”等多个“线上投资群”还在活跃,冒出了诱人的红色小圆标。

 

相关信息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