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新闻 > 亚洲动态 >正文

一中国男子在柬埔寨务工身亡,家属质疑死因

1652498085(1).jpg

 

4月12日。在柬务工的黄高欢不幸身亡。但截止目前,由于与死者生前所工作的劳伦斯鞋厂赔偿金额分歧悬殊、久拖未决,死者后事仍未得到妥善解决,目前尸体被安放在寺庙中。

 

死者的妻子被医院确诊为患有腰间盘突出和高泌乳素血症,无法进行体力劳动。2018年来瘫痪在床至今的92岁高龄老母和未成年的女儿,都需要她的照顾。

 

海外务工,不幸突发疾病
撒手人寰

 

2020年,黄高欢为了改善家庭的情况,独自踏上了柬埔寨的打工之路。

 

两后后,黄高欢突然撒手人寰,自此天人相隔,家人永远地失去了他。

 

2022年4月12日,黄高欢妻子突然接到黄高欢远在柬埔寨同事打来的电话,告知黄高欢在柬埔寨离世的消息。家庭的平静突然被打破。

 

黄高欢家属的委托人告诉记者,4月11日,正在上班的黄高欢突然感觉胸部疼痛难忍,立刻告知了工厂负责人。

 

工厂领导得知情况后,立即安排车和陪同人员将黄高欢送到皇家医院检查,后被诊断为心脏病。但皇家医院费用过于昂贵,当天就把黄高欢转去甘密医院。

 

095221pllyiol4518vla04.jpg.thumb.jpg

 

在皇家医院门口,黄高欢还曾与家属通过电话,并告知他们自己没事,只是身体不舒服,公司已经安排同事陪同,现在他已经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让家人不要担心,工厂还给他购买了海外保险。

 

4月11日下午,黄高欢转到甘密医院,并且工厂也支付了第一天两千多美金的医疗费用。检查完后,医院通知需住院一个星期,照顾黄高欢的同事询问费用大概多少?院方立刻打印出来,由同事交与工厂的负责人。

 

黄高欢家属认为:患者在与家人联系的时候,表现正常。他们认为只要配合医院的治疗,应该会很快好起来。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4月12日,工厂就接到黄高欢在做手术的过程中抢救失败,宣告死亡。

 

因治疗费用起争执
至今未得到解决

 

由于疫情原因,加之黄高欢家庭本就不富裕,所以家属没有办法亲自前往柬埔寨处理逝者的身后事,他们全权委托给一位广西老乡。

 

委托人告诉记者,黄高欢死后院方给出的结果是,手术过程中因抢救无效,最终死亡。但因为患者从皇家医院转过去时状态依然良好,与家人通话也表现正常,但第二天突然就死亡。院方给出的死亡结果双方都无法接受。

 

095251zi33cczztcztczfv.jpg.thumb.jpg

 

就黄高欢的赔偿以及后事的处理,委托人多次找到了劳伦斯鞋厂负责人进行协商。但他表示,厂方不断推卸责任,迟迟不予处理,导致黄高欢的尸体至今仍放在寺庙,无法火化送回国。

 

厂方负责人给出的理由是:黄高欢4月11日转到该院,12日死亡,但院方按一个星期的住院索取费用,厂方就住院治疗的费用与院方发生了争执,并且提出手术失败的原因是医院医疗技术不行。

 

但由于是在国外,工厂认为如果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医院,自己没有把握胜诉院方。因此,他们就告诉委托人,厂方表示黄高欢不算是工伤,只会支付医疗费用,不会做出其他赔偿。

 

委托人认为劳伦斯鞋厂负责人给出的答复很不合情合理。

 

首先,黄高欢属于劳伦斯鞋厂的在职员工,并且与之签署劳动合同,病发时也是由工厂安排相关人员送去医院;其次,转院是工厂的主意,去世的消息也是工厂告知家属。如今人已经去世,工厂不愿承担责任的做法让人心寒。

 

家属也表示,如果当时发病时没有选择转院,黄高欢是不是就不会去世?如果工厂负责人因皇家医院费用很高,才将死者转甘密医院,最终导致手术失败,不应该承担一定责任吗?

 

目前,黄高欢从死亡至今已经一月有余,但身后事因厂方与医院的纠纷搁置,无法得到妥善的解决。

 

高昂的医药费家属无法支付,无法支付就意味着尸体不能火化,只能停放在寺庙之中,而每天的停尸费用也让家属无法喘息。

 

婆婆瘫痪在床
妻子身患疾病

 

黄高欢,1978年出生在广西的一个普通家庭里,父母均是农民。父亲去世后他就跟随母亲过着艰苦的日子。

 

如今他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与妻子婚后,女儿的到来为这个家庭增添了几份快乐。但是母亲在2018年因病导致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为了改善目前的状况,黄高欢选择南下至柬埔寨务工,毕竟国外的收入相对国内而言还稍高些。2020年,黄高欢就来到柬埔寨工作,刚到这边就进入了一家鞋厂工作,后来因个人原因离职,来到劳伦斯鞋厂,并且成为管理层人员。

 

工作逐渐稳定,家庭的状况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好景不长,2022年4月12日的一通电话这个家庭一度陷入崩溃。

 

黄高欢妻子告诉记者,家中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小孩,正在读初中二年级。而92岁的老母亲至今一直瘫痪在床,都是她在家护理,加上自己身体多病,前不久被确诊患有腰间盘突出和高泌乳素血症,不能做体力活。

 

之前小孩读书的费用、母亲的日常生活及家庭的一切开支等,都是靠黄高欢一个人外出打工来维持。

 

现在,母亲失去了儿子,孩子没有了父亲,妻子没有了丈夫,失去家庭的顶梁柱后,他们又该如何继续生活?一切的重担都压在这位妻子的肩上,让她无法呼吸。

 

就赔付这件事情上,黄高欢的家属希望劳伦斯鞋工厂负责黄高欢在柬埔寨出事后所有费用的支出(包括医药费、火化费、骨灰快递费用等等);其次希望死者的遗物能如数尽快还给家人。

 

再者公司要按员工所购买的意外保险赔偿,该理赔归家属所有。希望公司全力协助家属办理好理赔手续。并且公司要一次性赔偿家属8万美元(这其中包含子女配偶父母赡养费、精神补偿费等等)。

 

最后就是公司必须足额支付黄高欢三、四月份的工资,全额支付所有赔偿款后,家属才同意授权火化。

 

委托人多次与劳伦斯鞋工厂进行协商,工厂方面也曾提出人道主义给黄高欢家属赔付1万美元,但是家属坚决不同意,至今双方也未曾达到共识。

 

委托人希望黄高欢原属公司能够给出一个圆满的解决方案。记者尝试联系了劳伦斯鞋厂,但截至目前还未收到回应。

 

逝者已矣,希望死者能够早日魂归故里,入土为安。

相关信息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